新政下 谁在买房?
    2011-05-16adminzhou

     新政实施一年多来,商品房成交量锐减,持币待购的观望氛围弥漫整个楼市,人们在等待房价的下跌。4月中下旬以来,市场似乎有些许回暖的迹象,成交量有所上升。新政下,究竟谁在买房?他们又有怎样的消费心理?本报记者在杭城各售楼处、开盘现场采访了大量购房者,在此,挑选几个典型,为你勾勒一幅新政下购房者众生相素描。
      
      素描
      
      1阿罡:丈母娘钦点的婚房
      
      “玫瑰和钻戒都已经献了,可是丈母娘不答应,这倒不是因为我没有单腿下跪,呵呵,就是缺一套婚房。”29岁的阿罡原本今年5月和女友登记结婚,“咋办,婚总是要结的。就算没有丈母娘的最后通牒,我也是要买房的,只是时间要延后些。”
      
      新杭州人阿罡大学毕业后留在杭州从事外贸工作,收入在同学中属于中上水平,一直租房。“事业还没稳定,跳槽随时成为可能,早早地做房奴,每月背负三四千的房贷,就不敢轻易换工作。再说,动辄一两百万的房子,我还没实力买,倾尽所有积蓄也不够首付,况且往后的生活也失去了质量。”
      
      “咋办?啃老,唉!”阿罡有几分无奈,父母答应支援40万元,加上自己工作6年的积蓄32万元,原本打算通过房贷在即将通地铁的下沙买一套90平方米小三房,这样每月的还款压力就很小,等以后有实力了再换大房子。
      
      可是,以家庭为计算单位的限购限贷新政出台后,阿罡决定用足“首套”的房贷政策,将首次置业直接晋级为终极置业:“一步到位买套130平方米的,还必须带学区的。”
      
      从去年10月开始,阿罡每个周末都带着女友一家四处看房,同时也在等待房价的下跌,“后来听说首套房首付要上调,就赶紧下单买了一套127平方米的。”
      
      每月还款压力骤然飙升,最让阿罡纠结的还需要一笔装修费用;“不管啦,现在买了房,丈母娘已经同意我们登记结婚,反正房子要2年后交付,到时他们总不看着我们受苦,总会有所表示吧。再说,女友已经表示出一半的装修钱。”
      
      阿罡说他理解丈母娘的想法,父母都希望女儿有个好归宿,也很感激女友,如此青葱年华愿意死心塌地跟着他:“就把压力当动力吧,购房合同写着两个人的名字,结婚后一起打拼,一起经营这个家,也是很幸福很甜蜜的,两个人的力量总比一个人强。再说,在这个城市里有了套属于自己的房子,心就不再飘了。”
      
      素描
      
      2丽萍:大学生的“父母买单”
      
      城市学院大四学生丽萍买房了,当然,钱是父母出的。
      
      老家义乌的丽萍,父母有几家商铺,生意经营得还不错,打算让即将毕业的女儿留在杭州工作。“爸爸妈妈的想法很简单,既然女儿要在杭州工作,就必须有一套房子。”丽萍说:“其实大二大三的时候,就有很多同学的父母都给他们在杭州买了房子。”
      
      丽萍的房子是在主城区一个本世纪初建造的小高层二手房,89平方米,带装修。五一小长假,父母来杭州为女儿买好了整套家具,再过一两个月,丽萍毕业后就可以直接住进去。
      
      “我还够不上富二代吧,父母做生意也很辛苦,只是他们不想让我因为房子而在找工作、找男朋友时遭遇太多挫折。”有了房子的丽萍坦言,新政中的“限外”,使许多就读杭州的外地大学生拥有“稀缺”的买房资格,不少外地同学的亲戚朋友都来找他们“借资格”,反而促使了他们父母直接下单替子女买房,“对父母来说,就当投资吧,反正他们都看好杭州的楼市,既�然子女有资格买,而且现在价格也算合理,就不用再去等什么所谓的楼市‘抄底’。再说,给子女买了房,今后他们到杭州也有了落脚点,就不用再去住宾馆了,说不定还会到杭州来开分公司呢,毕竟杭州是浙江的省会城市,经济文化的中心,商机比老家多。”
      
      据说,已有一些开发商已经开始瞄准这块大学生市场。

    素描
      
      3亮亮:婚前财产的最后首套配额
      
      亮亮和晶晶恋爱快一年了,两人都有结婚的想法。晶晶提出可以先租房,理由是每月3000元可以在市中心租到一套带家具的精装两室一厅,生活成本低,生活质量高。
      
      亮亮却另有想法,准备先买一套房子,然后再结婚。这是出于两种考虑:首先,限购限贷是以家庭为单位的。如今他和晶晶都是未婚,意味着有两个首套房的配额。在限购限贷不知暂行到何时的情况下,这种首套房配额是颇为宝贵的,经济实力够的话,就该用足它。所以,他不但自己准备在结婚前买房,而说服晶晶也买一套。
      
      其次的这个��因,亮亮并没有向晶晶说透,那就是。婚前买房,财产是归自己所有,只有婚后按揭部分才是双方的。如果婚后买房,那么无论自己出多少钱,都属于夫妻双方共有财产。
      
      “并不是我小心眼,也不是对我们的婚姻没信心。反正,拥有一些婚前财产对男人来说,总是有点小得意吧。”亮亮笑着说:“男人就应该让心爱的女人住进自己的家。再说,婚姻是漫长的,而每个人都是在不断变化成长的,谁知道以后我们会永远在一起?我希望,既然以后真的不幸会有分手的那一天,也不要为房子财产的分割而撕破脸,反正婚姻法规定,婚前财产属于个人所有。说不定我会愿意给她这套房子,至少她还会记得我的好,而不是理所当然的‘你必须给我’,这完全是两种感受。”
      
      素描
      
      4老何:股民的对冲保值品
      
      老何是个老股民,沉浸股市十余年,赚过大钱,也大亏过。“现金为王,啥时候都是这个道理!”2007年以来,老何每次在股市里赚了钱,就去买一套房子,他留在股市的资金永远是个定数:“200万元,就玩这么多,亏了不追加,赚了就拿出来买房。”
      
      所有的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,对老何来讲,房子是他的另一个投资产品:“股票和房子,是我自己设计的对冲投资产品,就目前来看,我还是在房子上赚得更多一些。”
      
      新政以来,房产品价格趋稳,而通胀压力仍在上升,老何看得很明白:“专家说什么通胀预期,分明就是通胀。这时候,最不值钱的就是钱,所有要把钱转为黄金,转为不动产。”
      
      老何看中的依然是房子,但是新政下,他已经失去了再买商品住宅房的资格,于是他就转投不限购不限贷不限外的商业地产。“我今年买了两套酒店式公寓,一套60平方米,一套120平方米,当然,我全部用贷款的,尽管一次性付款对我而言也不是什么问题。但是,既然有力可借,为何不借呢?银行利息是在上调,但现在处于通胀期啊。”
      
      与前些年房价的翻倍上升相比,如今的房价算是平稳了,作为投资品,回报率显然很差。“我现在的心态平稳多了,没打算买房赚大钱,而是把房产当成保值产品。另外,酒店式公寓因为是精装带家具的,而且物业管理好,所以在出租市场要比一般的商品房受欢迎。当然,租金的回报对我来讲,也是小小的一点心理安慰。”
      
      对于买酒店式公寓,老何是有心得的,那就是地段:“城东新城、钱江新城、运河新城,这几个区域的精装酒店式公寓都是我考虑的范围,地段好,保值性就强。另外,我只选品牌开发商的楼盘,质量有保障,而且在今后的二手房市场中,价格要比同地段其他房子高,这些都是有市场证明的。”

    素描
      
      5邵氏夫妇:6岁女儿的学区房
      
      “我们还能再买一套房,但是得全额了。所以就打算一套小面积的学区房,为了女儿今后上学。”邵氏夫妇的女儿今年6岁了,再过一年就该读小学了。可是现在他们住的房子周围没有好的学校,为此,邵氏夫妇又开始了每周末四处看房的日子。
      
      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,为了让孩子进一所好的名牌小学,不少家长费劲了周折。学区房也因此成为楼市中最为坚挺的明星产品,不少开发商在项目规划之初,就着力引进优质的教育资源,以期成为吸引购房者的一个重磅价值点。
      
      “现在住的房子面积啊,足够我们家庭未来10年的成长需要,自然环境还很优美,若不是因为女儿马上就要上小学,我们根本就没打算在这个时候买房。”邵先生坦言,一次性付款购房,对全家来讲,压力很大,因为现在住着的房子每月还有房贷。
      
      最后,邵氏夫妇在城西一个有学区的大地盘买了一套60平方米小户型:“纯粹为了孩子啊!但若是不买学区房,女儿读书怎么办?学校离得远不说,教育质量也是个问题。好在现在房价基本被控制住了,我们还有充足的时间去挑房子,至少挑得还算满意。如果放在往年,这种小面积的学区房肯定疯抢,我们恐怕还抢不到呢。”
      
      素描
      
      6建伟:私企小老板的首次改善
      
      孩子大了,父母老了,企业稳定了。这就是建伟的现状。
      
      “得换大房子了!这不只是能力的问题,是生活需要啊!我就是你们媒体所说的改善型刚需吧,还是首次改善型的。”建伟一家住在城西一个多层顶楼80多两房,父母住在城南一个30平方米孤套。
      
      70多岁的父母健康每况愈下,建伟和他太太经常要从城西赶去城南照顾,因为父母住的是孤套,建伟夫妇没办法留夜看护,而建伟的家又在7楼,没有电梯,父母上下楼梯是一件难事。再说,儿子读高中了,也不可能和爷爷奶奶同住一房。
      
      “起码130平方米的大三房,必须带电梯,要么住一楼,环境一定要好,小区活动场所要大。”经过两个多月的挑选,建伟夫妇买了临平北的金帝海珀5号楼的一套160平方米四房,每平方米1.1万元,不到200万元能买一套160平方米的房子,这在主城区根本不可能。
      
      “其实,就生活品质而言,小城镇是最佳的,国外也是这样。”建伟说:“临平本来就是一个成熟的城镇,生活配套很齐全,而且离杭州很近,世纪大道开通后,城西开车过去20分钟,而且以后还有地铁,高铁也开通了,交通方便。”
      
      最后让建伟下单的主要原因是金帝海珀所处的自然环境和小区规划,对面就是临平山,边上有河流和市政花园,空气很清新。小区有25000平方米的超大景观中庭,还有游泳池、网球场、高尔夫推杆区等全功能运动社区,这在杭州是颇为罕见的,无论是读高中的儿子、年迈的父母,还是自己,都能拥有自己喜欢的运动休闲场地。
      
      上个周末,建伟带全家去参观了海珀的样板区内,“听说浙医二院也马上要在这里建分院,这对父母来说是个好消息。”

    7爱国:首代独子父母的养老保障
      
      “今后,我们还能指望儿女来养老吗?呵呵”爱国是中国首代独生子女的父母,是杭州某大公司的部门经理,“其实,像这类中年白领,在职场中只是人前风光而已,背后的心酸也只有自己清楚啊。”
      
      这几年,一直在职场拼杀的爱国,血压在涨,血脂在涨,只有薪水没涨,“到了我这个年纪,才开始关注健康,才开始想今后的退路,有时候半夜睡不着,想起来都蛮心酸的。”
      
      儿子大了,自有一番天空要去开创。爱国离退休还有七八年,“这辈子一直在为别人忙,也只有退休后才开始自己的生活。”爱国夫妇在城北买了他们的第二套房子,120平方米,这个面积无论出租还是出售,都属于热门户型,“平时可以收租金,贴补家用。实在到老了大病了,需要花大钱时,我还可以卖掉一套房子。新政对我来说,是个机会。我一直在关注房价,其实现在是下跌了。所以,我和老婆花了多年的积蓄买这套房子,说白了,我这是买房养老啊。”

    热门栏目导航
    楼市动态 国内新闻 怀川动态 本站公告 交易行情播报 网签周报
    安居看房团 360全景看房 新楼盘汇总

    微信扫一扫 楼市全知晓

    咨询热线:0391-2972000